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

<progress id="BDSf0"><cite id="naY78"><ruby id="zZFRM"></ruby></cite></progress>
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
<menuitem id="8cLzX"><dl id="x28Ks"></dl></menuitem>
<a>&#20122;&#27954;&#65;&#86;&#29255;&#19981;&#21345;&#26080;&#30721;</a><var id="1xmau"><video id="8w5wx"></video></var>
<cite id="Cr5b1"></cite>
<cite id="b089T"><strike id="qn1s7"><menuitem id="x4B6C"></menuitem></strike></cite>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视频<var id="W6RBq"></var>
<cite id="5QT0x"><video id="0Ye8f"></video></cite><var id="NAN02"></var>
<var id="S0K5J"><video id="OLHy8"></video></var><cite id="7n6f3"></cite><var id="9479n"><video id="6N74h"><thead id="OrfM7"></thead></video></var>
<var id="8ApDC"><video id="5xz00"></video></var>
<cite id="bPgXj"></cite>
<var id="X5t4h"><strike id="8yK8i"></strike></var><var id="48uLw"><video id="qhTZ5"></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色情武侠> 淫乱东行 1-4

淫乱东行 1-4 - 淫乱东行 1-4
  第一章:星璇双剑

  初春四月,冰雪消融,万物複苏,百花盛放,正是踏春赏景的好时候。

  一竖着高高马尾,留着一瓣斜刘海,面如桃杏,樱唇水润的女子正俯身欣赏
着一朵盛开迎春花,只见她身着一袭雪白羽衣,腰间悬着一柄三尺长剑,那双丹
凤美目中盈盈泛出曼妙风采,神莹内敛,是一位内家高手。

  「星哥,你看,这花儿和峨眉山上的不同,是七瓣~」

  她的口音中夹杂着一些川腔,是从西边来的。

  「呵呵,哪里的花儿也不如我的璇儿好看……」

  安抚着一对正在溪边休息饮水的骏马的一名清瘦男子说道,干凈阳光的一张
脸上泛起了十分宠溺的笑容。他的身后背负着和那女子同样制式的一柄宝剑,在
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这两人便是峨眉派普度大师的爱徒,「星璇双剑」——南宫璇,诸葛星。

  青梅竹马的两人刚刚完婚不久,新婚燕尔,正是缠绵的时候。

  「凈捡着璇儿喜欢的说,好没正经……」

  南宫璇虽然此刻心中无比受用,但是还是红着脸来到了自己的坐骑身边,翻
身上马,这便和诸葛星并驾飞驰而去。

  此时正值明朝中期,海禁松弛的江浙一地深受流亡倭寇的侵扰,他们之中竟
然有略通汉语的浪人勾结了本地的淫贼,建立了一个专门奸辱良家妇女的淫窟,
号称「极乐窟」。

  身为侠义剑客的两人听闻此消息便日夜兼程地从峨眉山疾驰而来,他们势要
将这淫窟挑落!

  天色暗下,哒哒的马蹄声中,两匹毛发锃亮的俊马停在了永安客栈门前。』

  「小二,一间上房,一席好菜,再将兄弟的这两匹马好好餵饱,诺,这是定
金。」

  店小二接过诸葛星的银锭,欢声叫道:」得勒二位!甲字五号房有请~」

  诸葛星拉着南宫璇的手登登踏上楼梯,一黑衣男子正依在楼梯旁一面饮酒,
一面想着心事。

  「嗯?」

  他们三人目光一对,诸葛星认出了他腰间的那柄宝刀,笑道:「竟是三巖刀
刘汝松刘大侠,久仰久仰。」

  那人生的也是十分的俊俏,一对剑眉横挑一下,盯着两人看了许久,也笑道:
「原来是星璇双剑,嘿嘿,在下直到看清二位的剑柄这才敢出声叫出两位的名号,
糊涂糊涂,江湖上又有几位情侣如同星璇二剑这般光彩夺目?惭愧惭愧。」

  「啊,刘大侠有所不知,我们已经不是情侣,而是夫妇了。」

  「哦?恭喜恭喜……」

  刘汝松的眼光扫过南宫璇,竟然微微一怔。

  她的脸上因为诸葛星的话微微泛起一阵红晕,娇美的面容在羞涩之下更显一
番撩人气质,再一瞥其身材,玲珑有致,此起彼伏,好一个璇玑美人。

  刘汝松不知不觉吞下了一口津液。

  诸葛星热切地拱手问好,到让他有些狼狈,这便也跟着诸葛星讪讪笑着交谈
起来。

  三巖刀刘汝松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位武林豪侠,和星璇双剑一样,他听闻
此消息后也急急从江西赶来,和星璇双剑相逢在这里却是意外了。

  三人一番交谈,便做出了结伴而行的公议:既然三人都是为了除魔而来,何
不一同上路呢?

  「久闻江南风光秀丽,美景如画,今番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刘汝松感慨地说,比起这死气沈沈的山山水水,他的心思倒有一大半被陪在
诸葛星身边的这位美娇娘吸引了,这几日来他的目光一直盯在南宫璇身上,那随
风晃动的娇乳,和纤细修长的玉臂,丰腴匀称的双腿,就好似一道道倒钩,将他
的心都钓走了。

  眼瞅着这两人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好不恩爱,他的心中就好似被一团烂泥
堵着,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心神被淫欲蒙蔽,他蠢蠢欲动起来。

  「江浙的小菜倒是很合刘兄的胃口嘛!」

  诸葛星看着大快朵颐的刘汝松笑道,「唔唔,见笑,见笑,咳咳,嘿嘿……」

  南宫璇则是咬着筷子看着诸葛星,她很喜欢吃甜腻的小块红烧肉,却又怕身
材走样,便嘱托诸葛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贪多。此时她已经吃了三块,照理应
该不能在多食了,可是……

  「哈哈,此行辛劳,璇妹你不用这般细……」

  话音未落,一小块红烧肉已经入口,南宫璇满足地笑了,月牙般的眼睛,粉
扑白皙的面颊,当真是明媚娇艳,不可方物。一满口腹之欲的南宫璇这便放下碗
筷,盈盈等待着两人。她不饮酒,但是这两位豪情万丈的江湖侠客,萍水相逢又
甚是投缘,怎能不喝几杯?

  「嗝~诸葛兄,来!」

  刘汝松举杯和诸葛星畅饮起来,他的脸上泛起了一缕诡异的笑容。

  他是独行江湖的侠客,自然随身傍着各类散药,刚刚趁着解手的时机,他已
经潜入后厨,将自己精心研制出的「脱力散」下在了饭菜之中,这脱力散见效缓
慢,所以星璇二人未曾察觉,而解药就下在了酒中——南宫璇不喝酒,这便给了
刘汝松可乘之机。

  「听说了麽?淫魔拓为人就在附近做了三起案子了!」

  隔壁桌上的食客突然来了如此一句,刘汝松花了三两银子,要他们在自己和
诸葛星小酌的时候说出这番话,这银子当真好使。

  「据说他喜欢凑整五这个数字,恐怕今夜也会一位良家女子遭了他的毒手
……唉,作孽啊!」

  三人目光一对,「咳咳,这位仁兄,你二位方才所言……」

  「啊!怎、怎麽了,我,我们胡说,胡说的,额,老夏,我记得你家里有事?」

  「哎?哦,对对对,我,我家公狗难产,我得赶紧回去了!」

  「我是兽医,我去帮你家狗瞧瞧!」

  两人慌慌张张地逃了,诸葛星无奈转身向着刘汝松和南宫璇说:「刘兄,看
来今日不能和你豪饮一番了。」

  「咳咳,走吧!」

  「嗯!」

  他们知道附近有这麽一位淫贼,自然是要去扫除奸邪,南宫璇也要起身跟随
她的星哥,却不料浑身脱力,娇喘一声,倒在长凳上。

  「璇妹!你……」诸葛星急急探查南宫璇的身体,却发现并无中毒的迹象。

  「我……我浑身无力,可恶,或许,或许是感染了风寒,唔,璇儿没用,
拖累……星哥了……」

  诸葛星哪里还有离去的意思,刘汝松抱拳说道:「还是南宫女侠要紧,诸葛
兄还是照看一下南宫女侠,就由在下前去查探一番吧。」

  「嗯……唉,刘兄多多小心……」

  诸葛星满面爱怜地看着娇妻,环抱着南宫璇就要回房。

  「不,不行,星哥,我,我没事的,你,你不要担心我……」

  南宫璇挣扎着起身,颤抖地站在诸葛星面前,「你看,我,就是一时气短,
你不用,不用……」

  她对自己的星哥是百般的崇敬与亲爱,如何能让他在刘汝松面前折了面子—
—因为自己而止步,让三巖刀只身前去惩毙淫贼,传出去,这星璇二剑的名声就
坏了。

  诸葛星何尝不知,但是他实在是太在意自己的娇妻了,当下也陷入了两难境
地,不知如何是好。

  「咳咳,这样如何?诸葛兄和我分头探查,三个时辰之后,无论结果,咱们
都在镇口磨盘相会,然后诸葛少侠再回来照顾南宫女侠,怎样?」

  「好,星哥,你,你去吧,我这就回房躺下,没事的……你们,多多小心
……」

  诸葛星见南宫璇如此坚持,也不再好说什麽,应了一声便和刘汝松两人在客
栈门外分开,一南一北地搜寻起那淫魔的行蹤。

  哪里有什麽淫贼,刘汝松心知肚明,胡乱晃了几圈便回到了客栈。



              第二章:客栈逞兇

  「吱扭」一声,已经躺下的南宫璇听到房门开了。

  「星哥?怎麽这麽快就……额?」

  看着刘汝松一脸淫邪地靠近过来,她便反应过来了。

  南宫璇挣扎着起身,提起璇玑剑指向刘汝松,可是她四肢酸软无力,那宝剑
剑尖急颤,「咣当」一声,竟然掉落在地上。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

  刘汝松嘿嘿怪笑着扑倒了南宫璇。

  「呜呜!嗯!!」

  南宫璇水润的樱唇被一张带着酒气的臭烘烘的嘴巴压住,她的双目中登时涌
出了两行清泪,紧贴着身子的两人没有什麽隐私可言,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人的
那个已经勃起,正顶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刺啦」一声,自己的青墨短衫已经被他撕烂,露出了粉红的裹胸和洁白凝
美的小腹。

  「唔唔!!」

  南宫璇死命挣扎,可是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他举过头顶,一起按在了床上,刘
汝松的力气本来就比她大,自己就好似一坨被他购买得来的胭脂烂肉,正铺上了
案板,準备好好享用一番……

  刘汝松原本帅气的面容变得狰狞丑陋起来,上面写满了男人的兽欲,他已经
褪下了自己的亵裤,一条黝黑的六寸肉屌就横立在南宫璇身上。

  被逼迫着的南宫璇是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屈辱万分的她不停摇晃着
螓首,原本高高吊起的马尾被压在床上,散开成了一朵娇艳的花朵,斜刘海也顺
着散落在头顶,露出了原本被遮掩着的额头,然后就是一个湿乎乎的东西亲吻了
上来……

  「啊!!!你放开我!!呜呜,你放开我……」

  南宫璇发出了无助的悲鸣,她的修长美腿已经被刘汝松用健硕的大腿分开,
粉嫩的私处正暴露在他的那条大黑屌之前。

  刘汝松提起裤带将南宫璇的双手绑缚在床头,这下他才有了好好欣赏一下这
位美人此时的风采——羞愤的脸上泛起的绯红使她原本就美艳无比的面容更添几
分撩人气息,一对娇乳在起伏的胸膛的带动下打转摇晃,因为挣扎而流出的汗水
淌在乳房上莹莹发光,小腹之下的一丛淩乱的阴毛倒是未曾经过打理,彰显出一
种原始的野性,和她这洁如天上繁星的美艳女侠倒是不太相配,丰腴的小穴因为
恐惧而微微发颤,耻肉一张一合地模样让他的下体又暴涨几分……

  南宫璇大声叫骂起来,她做出的最后挣扎就是用力试图夹紧双腿,可是她的
双股之间站着一个刘汝松,这份努力也无法越过一个兽性大发的魁梧男人,护住
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只是徒增这个淫贼的兴致罢了。

  「你这虚伪下贱的……呜呜!!!」

  她被自己的亵裤堵着了嘴巴,刘汝松伸出双指将那团亵裤压在了南宫璇口中,
小巧的口腔被这团衣物死死塞满,这下南宫璇再也不能发出自己的抗议了。

  南宫璇的鼻道中回泛起一股骚味——诸葛星日日同她动手动脚,这亵裤自然
是沾着她欢喜的液汁的,所以此刻她更觉一种难以名状的巨大羞耻——自己和星
哥的恩爱证明此刻仿佛在有意提醒她当下的处境,你是诸葛星的女人,可是你要
被别人的男人强暴了。

  刘汝松的一双大手捏上了南宫璇的双乳,他又吞下了一股口水,多日来的窥
探,终究是不如亲自上手这般感受直接,好美妙的一团软肉,握在手中就好似把
控住了这美人的心脏一般,随着自己的用力抓揉,她的身子也跟着不住乱颤,更
是用尽气力想要从这对魔爪中夺回自己的美乳,可是这反而让他更加爽快——死
气沈沈的一坨烂肉玩起来有什麽意思!

  刘汝松终于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他是豪侠不假,可是他也做这种奸淫
女子的下流勾当,此次前来调查魔窟,倒是有一小半加入其中的心思。

  当然现在说什麽都是空话,南宫璇已经被他整治的娇喘连连,她的娇鼻一翕
一合地沈重呼吸着,喉咙中也不自觉地冒出了舒适的呻吟,南宫璇和诸葛星新婚
燕尔,自然是少不了一番缠绵悱恻,此刻的南宫璇已经饱尝了男女之事的美妙体
感,纵然是心知不该,可是身体自然的反应让她如何能够拒绝?

  咕啾咕啾,蜜道中的淫汁也不住地湿滑了小穴,她又是愤恨又是羞惭,愤恨
这人的淫行,羞惭自己的不争气,竟然被他弄出了发情的证明。

  「嘿嘿,女侠你看看,这是什麽?」

  刘汝松不管南宫璇扭动胯部躲闪的抗议,强行伸出手在她的下体一摸,稀稠
的晶莹液汁沾粘在他手指上,被递到了南宫璇面前。

  「呜呜!!!」

  南宫璇不屈的眼神告诉了刘汝松,他的乐子还多着呢。

  诸葛星此刻肯定是在傻乎乎找着不存在的淫贼,过了三个时辰之后,他就在
石磨之旁枯等自己,他当然不会现身,那麽诸葛星一定会认为他遭遇了淫贼一时
间脱不开身,所以诸葛星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枯等,就这麽等着吧,你老婆那时候
已经被我玩烂了。

  刘汝松想到得意之处不禁放声大笑,南宫璇被这笑声一吓,竟然呆住了片刻
忘记了挣扎,然后又是不住扭动起来,她也知道这样纯粹是徒劳,可是她还能如
何呢?总不能任由着刘汝松奸淫而不反抗吧?倘若真是这样,自己和婊子又有什
麽区别?

  刘汝松在大笑声中用那黑屌拨开了南宫璇的两瓣耻肉在她的穴口厮磨起来,
南宫璇知道这最要命的事情就要来了,更是用尽了残存的力气往后缩身,想要阻
止他的恶行,就算不能阻止,哪怕就是延误片刻也好……

  刘汝松那玩意上暴起的青筋已经被南宫璇的嫩肉感知到,这人的淫思由此传
递给了南宫璇,她知道这人的肉屌今日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小穴了,可是她能
怎麽办呢,无助绝望的心思沖击着她的脑海,南宫璇就好似掉入了一个炼狱之中,
备受狱火烤灼。

  刘汝松松开了南宫璇的美乳,这让南宫璇稍微缓下了一口气——自己的乳房
是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诸葛星最喜欢欺负她的双峰,这也导致只要一捏她的
酥胸,南宫璇就会浑身一颤失去力气。

  「嗯咿!?呜呜呜!!!!」

  刘汝松的臭嘴已经含住了她的乳尖,正用一条巨舌挑拨着她小巧玲珑的乳头
呢。

  南宫璇登感气力一泄,竟然又被他用嘴含出了一丢丢蜜汁,她悲愤地晃动着
乳房,感知到身下佳人动作的刘汝松眉头一皱,伸手掐住了南宫璇另外的一颗奶
头,又是狠狠一拧。

  「哦咿!!!呜呜!!呜唔……」

  南宫璇不敢再反抗了,只能任由着刘汝松吸食完左边再吸食右边,一团口水
如同糖衣一般黏在自己的乳晕上,她几乎要气昏过去了,可是终究神识还是清醒
的,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咕啾一声,那根黑屌的龟头已经探入了洞口,这反而给了南宫璇一种解脱的
感觉,挣扎也放缓了几分,此刻南宫璇的意识已经被刘汝松连番的捉弄搞得支离
破碎,她好想就这样昏死过去,但是她做不到。

  刘汝松心中一阵狂喜,这南宫璇的美洞竟然如同处子一般紧致,看来诸葛星
还没有好好开发过,嘿嘿,今日愚兄便帮你代劳吧!

  他运转了力气缓缓将那黑屌送入,南宫璇用力夹紧小穴来抵制它的入侵,可
是这反而让刘汝松更加倍感销魂,蠕动的肉壁慢慢紧紧包裹住龟头,茎身……
虽然蜜道之中的水渍不多,但是也足以润滑,让两人都不感觉有什麽摩擦的疼痛。

  对刘汝松而言,这是一份巨大奖励,对南宫璇而言,这是一份刻骨铭心的耻
辱:自己做不到保全贞操竟然还分泌出来这许多淫液,她对自己的身子实在是太
失望了。

  令其失望的身子却还是执行了她的意愿,剧烈地扭动起胯部,本来这样的一
番举动会让施暴者感到非常的难受,但是刘汝松可是武艺高强的很,他迎着南宫
璇的动作跟着晃动腰肢,南宫璇的这番挣扎反倒是想是在和刘汝松求欢,主动迎
合着肉屌套弄一般了。

  生物本能的快感和理智激烈搏斗着,她的美目瞇出一条细缝,涓涓淌着泪花
原本精致的妆容被泪水打透,化作一团花乱粘在脸上;乌黑秀丽的云鬓被汗水浸
湿,胡乱贴在自己的脖颈上,吁吁的娇喘中,那些快乐的呻吟也变得越来越多
……

  刘汝松终于探到了南宫璇的花心子宫口处,他大概了解到了南宫璇的敏感部
位,这般深吸一口长气,大喝一声,将肉屌狠狠向前一捅。

  「呜呜!!!」

  巨大的沖击让南宫璇双腿一抖,竟然下意识的夹住了刘汝松的腰部,脸上的
灼热又涨起几分,南宫璇赶紧松开了双腿,然后试图踹开刘汝松。

  可是刘汝松的下盘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他抱住南宫璇纤细的腰部,哗啦一声
抽出了自己的肉屌。

  「哦哦呜呜!!!」

  巨大的空虚感让南宫璇一怔,她的小穴刚刚是违抗了自己的意识,试图去挽
留那根黑屌了恶吗?怎麽会这样!

  刘汝松看着南宫璇失魂落魄的反应和身体欲罢还迎的动作,嘿嘿一笑,俯身
在她耳边吹息道:「舒服麽?从了我,爷爷让你更舒服……」

  「呜呜!!」

  头部的撞击就是南宫璇的回答,刘汝松自讨了个没趣,报複性地狠狠一戳。

  南宫璇应声发出叫嚷之声,然后这声音便连成了一片,刘汝松毫无怜悯地开
始猛烈沖击起来。虽然诸葛星有时也会对她粗暴一点,但那毕竟是夫妻间的情趣,
不会真的伤害到南宫璇,可是这刘汝松就不一样了,他的猛烈抽插倒像是沖着破
坏掉自己的身子而来的。

  咕啾咕啾的水花四溅声中,伴随着刘汝松的健硕腹肌撞击南宫璇雪臀的声音
回蕩在房间之中,这是一件甲字一等的客房,有着熏香和松茸的味道,可惜当下
屋内全然被淫靡之气掩盖,路过的住客听到这房内的如斯动静,心中都不禁佩服
起房内这位老哥的神勇,一肏竟然就是接近半个时辰,他不累的麽?
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
<progress id="BDSf0"><cite id="naY78"><ruby id="zZFRM"></ruby></cite></progress>
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
<menuitem id="8cLzX"><dl id="x28Ks"></dl></menuitem>
<a>&#20122;&#27954;&#65;&#86;&#29255;&#19981;&#21345;&#26080;&#30721;</a><var id="1xmau"><video id="8w5wx"></video></var>
<cite id="Cr5b1"></cite>
<cite id="b089T"><strike id="qn1s7"><menuitem id="x4B6C"></menuitem></strike></cite>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视频<var id="W6RBq"></var>
<cite id="5QT0x"><video id="0Ye8f"></video></cite><var id="NAN02"></var>
<var id="S0K5J"><video id="OLHy8"></video></var><cite id="7n6f3"></cite><var id="9479n"><video id="6N74h"><thead id="OrfM7"></thead></video></var>
<var id="8ApDC"><video id="5xz00"></video></var>
<cite id="bPgXj"></cite>
<var id="X5t4h"><strike id="8yK8i"></strike></var><var id="48uLw"><video id="qhTZ5"></video></var>